转化型抢劫一直是法考中的一个重点,然而未成年人携带凶器抢夺的认定却一直不明确。
 

案情:李某,男,2003年1月10日出生。2017年9月9日18时许,李某伙同他人驾驶摩托车行至某路段时发现雷某,遂采用“飞车抢夺”的方式夺取雷某随身携带的手提包,包内放有现金2300元,价值300元的手机一部。经查,李某抢夺时携带有西瓜刀一把,经鉴定为管制刀具。
 

分歧意见:本案对于李某的行为是否为拟制型抢劫,存在两种不同的意见,
 

第一种意见认为,李某的行为构成抢劫罪。理由是,刑法第276条第2款将携带凶器抢夺认定为抢劫属于法律拟制,刑法将携带凶器抢夺拟制为抢劫的原因在于:从客观方面讲,两种行为都侵犯了他人的财产和人身双重法益,对法益侵害程度具有同等性或相似性;从主观方面讲,行为人抢夺时携带凶器的目的在于使用,行为人的主观恶性,即对法律的背反性与抢劫罪相等。因此,即便是处于相对刑事责任年龄阶段的未成年人携带凶器抢夺,也不能因为年龄较低就不认定为抢劫。
 

第二种意见认为,李某的行为不构成抢劫罪。理由是,处于相对刑事责任年龄阶段的未成年人,携带凶器抢夺的行为不应认定为抢劫。

不得不说,事出就会有争议,争议的存在引发讨论,不同的声音推动事件发展进程,不论好坏,终将得以解决。

文章部分来源最高检